美联储内部政策辩论升温 三位决策者预计2023年开始加息

8月4日 – 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美联储/FED)副主席克拉里达周三表示,鉴于经济从新冠大流行中复苏的速度惊人,美联储可能在2023年开始加息。

资料图片:2017年6月,美元纸币。REUTERS/Thomas White
资料图片:2017年6月,美元纸币。REUTERS/Thomas White

与他持同样观点的还有另外两名决策者,他们也表示希望尽快开始缩减大规模购债计划,尽管其中一位,达拉斯联储总裁柯普朗明确表示,他认为提前缩减每月1,200亿美元资产购买步伐,不是加速升息的前兆,而是预示着美联储将以更“耐心的态度”对待升息。

综合来看,这几位官员的讲话为美联储较预期更快削减对经济的支持铺平了道路。他们的讲话还凸显出,美联储内部围绕如何以及何时采取行动展开了激烈的讨论,随着更多经济数据出炉,这场辩论可能在未来几周达到高潮。

目前,美国经济正从疫情造成的重创中复苏,就业岗位比疫情爆发前少680万个,但通胀率远高于美联储2%的目标。

尽管就业岗位缺口对部分美联储决策者而言意味着,现在削减货币政策支持还为时过早,但高通胀数据却让其他决策者犹豫不决。

美联储主席鲍威尔上周表示,美联储离考虑升息“显然还有一段距离”,尽管他承认决策者正密切关注通胀,以确保当前通胀超过目标的情况不会持续下去。

周三,克拉里达对美国经济何时能实现美联储的充分就业和2%灵活通胀目标表达了更为乐观的看法,不过,他也支持鲍威尔的预期,即Delta变种病毒不会让经济偏离轨道。

“我认为,上调联邦基金利率目标区间的这些…必要条件将在2022年年底前得到满足,”克拉里达在为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举办的线上直播讨论准备的讲话中表示,“在这些条件下,2023年开始政策正常化将完全符合我们新的灵活平均通胀目标框架。”

这是克拉里达近两个月来首次发表评论。就在几天前,美联储理事沃勒表示,联储应该在10月开始放慢购债步伐。美联储理事布雷纳德表示,在做出任何决定之前,她希望掌握更多数据。

鲍威尔上周表示,就业市场距离美联储设定的缩减购买美国公债和抵押贷款支持证券(MBS)的门槛“还有一段距离”。

“我认为公开市场委员会和理事会内部似乎存在相当大的分歧,” III Capital Management首席分析师Karim Basta表示。“地区联储总裁公开发表截然不同的观点实属罕见。”

**削减资产购买规模**

克拉里达表示,他“肯定”会在“今年晚些时候”看到美联储宣布缩减购债规模。

周三早些时候,圣路易斯联储总裁布拉德也呼吁加快缩减购债规模,重申他支持这一举措,因为这将使美联储可以在明年必要时升息。布拉德在接受《华盛顿邮报》在线采访时表示,他预计经济将在明年夏天恢复到疫情前的就业水平。

“明年夏季,通胀将远高于目标,就业也将回到疫情前水平,”布拉德称,“在我看来,我们应该为此做好准备。”

周三接受路透采访时,柯普朗支持应“很快”开始缩减资产购买规模,但与布拉德和沃勒不同,他希望逐步削减购买步伐,且并称这样做将给予联储更大的灵活性,使其在升息时保持“耐心”。

他指出,“我关于购债的评论,并不是有意暗示我希望对联邦基金利率采取更积极的行动。”

然而,缩减购债规模并非已成定局。

克拉里达表示,随着阻碍劳动力供应的因素消散,他预计今年秋季美国就业岗位将录得一些“相当健康”的增长。他仍预计目前的高通胀数据将会回落,但如果美联储青睐的通胀指标今年如他预计的那样超过3%,他会认为这超过了适度升穿目标。

“我认为我的通胀预期面临上行风险,”克拉里达称,决策者应该“同步”关注美联储的两个目标–充分就业和通胀。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